载入中...
 
     
 
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载入中...
   
 
 
你的幸福无法阻止
[ 2015-11-17 17:29:00 | By: 王秀珍 ]
 
一天,王福才开着他那辆报废的夏利车,带着新婚妻子来报社找我,在我桌上放下一小包用红手帕包着的喜糖和喜烟,脸涨得比手帕还红地对我说:“我结婚了!”

  王福才是我的校友,我读高一的时候,他正好读初一。那时流行初中和高中混班考试,我们就是在一次期末考试中认识的。他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不是那双小得出奇的眼睛和大得出奇的耳朵,而是他说的一句话。在他的几位同学讨论今年要在班上考第几名时,他一脸不屑地说:“争那些有屁用,我只和自己比。”

  在那个争名次争得让人发疯的学习环境中,有人说出这样一句话,也算是语出惊人。王福才初中毕业便再没有读书了。他最初当甘蔗贩子,每天骑车从邻县买来甘蔗,在学校门口的空地上卖,如果天气好的话,每斤赚3到5毛钱。第二年,他攒钱买了一辆摩托车,不出半年,双轮摩托就变人力三轮,王福才自己给自己当起了老板,每天上街拉客,拉一个1元,拉10个10元,每天脸上总是笑眯眯的。而这时,县城内外,早已是经济爆热,街上的豪华车和人们发财的消息一天比一天多。今天张三股票翻了番;明天李四靠哪个大老板批的地增值3倍;后天谁谁谁的伯父发了财,送了他一套别墅;再后天某某某买彩票中了500万……

  人们半是羡慕半是愤恨地相互传递着这些信息。而每当这个时候,我眼前就会闪过王福才略有些不屑的话语:我只和自己比,看看今天有没有比昨天好。


……
 
 
 
亲情在看着你
[ 2015-11-17 17:28:00 | By: 王秀珍 ]
 
很小的时候,常常羡慕瑞,是邻居家的女孩,父母彼此都是同事。

  我们兄妹三个的家,俨然成了瑞的乐园。无论是周末还是放学之后,她都赖在我们家里。

  父母好客,很多时间索性让她在家里吃饭,她也不客气,坐下来吃我们家里并不丰盛的饭菜,有时甚至和弟弟争抢盘里的一小片蘑菇。

  她的父母过意不去,但每次下班来接她,她都是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每每看到她哭哭啼啼不情愿走,加上我父母的热情挽留,她父母也总是顺着她的性子让她留在我家,但每一次总是回到家里,做一大碗好吃的送过来。

  在那个物质较为匮乏的年代,那些节假日才能吃到的菜鲜明地摆在我们面前,我们也不客气,常常大快朵颐。但我心里未免会愤愤不平,她父母明显是看到我家生活条件不行,怕委屈了自家孩子,才送来这么一大碗好菜。倒是她,并不和我们争抢那些饭菜,反而对我们家的水煮青菜情有独钟。

  她说喜欢在我们家里和哥哥弟弟玩儿,她一个人在家里,闷也闷死了。我却认为她是无中生有的矫情,我去过她家,光是玩具就摆了满满一屋子。

  多年之后,偶然间与父母的一次聊天,我才明白,当年她父母送来大碗的菜,并不是怕自己的孩子吃不饱吃不好,一半是因为瑞在我们家吃饭,作为对我们家的补偿,一半是因为知道我们家孩子多,送来些好吃的,让我们几个享口福。


……
 
 
 
我是笨鸟,你是矮树枝
[ 2015-11-17 16:08:00 | By: 王秀珍 ]
 
……
 
 
 
困境是一座桥梁
[ 2015-11-17 16:03:00 | By: 王秀珍 ]
 
布恩是美国克利夫兰市一所中学的学生,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在布恩14岁时,他们的父母因一场车祸双亡。布恩梦想着有朝一日要考入最好的大学,用知识改变命运!

  令人担心的是,当地的黑社会分子盯上了布恩,他们带着钱来到布恩的家里,告诉布恩,只要他愿意加入他们的“组织”,这些钱就全部归他。

  布恩毅然拒绝了他们。黑社会成员并没有死心,几乎天天都来找布恩姐弟的麻烦,最后,拿出他们的杀手锏。在一个清晨,他们朝布恩家的房子开枪扫射,幸好因为天热,布恩姐弟仨都直接睡在地板上,才无意中避过了一劫。布恩知道他们在这里再也无法生活下去了,就把弟弟和姐姐分别送到其他亲人那里生活。布恩因为要读书,不能离开克利夫兰市,但他有家不敢回,只能在放学后和一些流浪汉一起,“住”进离校不远的俄亥俄大桥的桥洞里。

  这样一来,布恩反倒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学习。和他住一起的流浪汉们非常钦佩他,大伙儿每天都提前帮他准备好饭菜,有十来个乞丐甚至主动分担起了他的学费以及各种生活费。

  转眼3年过去,今年6月,17岁的布恩通过自己的努力,以优秀的成绩考入了万千学子梦寐以求的哈佛大学。布恩的求学精神打动了所有人,甚至传到了微软创办人盖茨的耳中。盖茨很快找到了布恩,并且承诺自己的慈善基金将资助布恩未来的全数学费。


……
 
 
 
生命的价值
[ 2015-10-21 17:51:00 | By: 王秀珍 ]
 
在一次讨论会上,一位著名的演说家没讲一句开场白,手里却高举着一张20美元的钞票。面对会议室里的200个人,他问:“谁要这20美元?”一只只手举了起来。他接着说:“我打算把这20美元送给你们中的一位,但在这之前,请准许我做一件事。”他说着将钞票揉成一团,然后问:“谁还要?”仍有人举起手来。他又说:“那么,假如我这样做又会怎么样呢?”他把钞票扔到地上,又踏上一只脚,并且用脚碾它。尔后他拾起钞票,钞票已变得又脏又皱。“现在谁还要?”还是有人举起手来。

  “朋友们,你们已经上了一堂很有意义的课。无论我如何对待那张钞票,你们还是想要它,因为它并没贬值,它依旧值20美元。人生路上,我们会无数次被自己的决定或碰到的逆境击倒、欺凌甚至碾得粉身碎骨。我们觉得自己似乎一文不值。但无论发生什么,或将要发生什么,在上帝的眼中,你们永远不会丧失价值。在他看来,肮脏或洁净,衣着齐整或不齐整,你们依然是无价之宝。”


……
 
 
 
简单故事
[ 2015-10-21 17:48:00 | By: 王秀珍 ]
 
从前,有两个饥饿的人得到了一位长者的恩赐:一根鱼竿和一篓鲜活硕大的鱼。其中,一个人要了一篓鱼,另一个人要了一根鱼竿,于是他们分道扬镳了。得到鱼的人原地就用干柴搭起篝火煮起了鱼,他狼吞虎咽,还没有品出鲜鱼的肉香,转瞬间,连鱼带汤就被他吃了个精光,不久,他便饿死在空空的鱼篓旁。另一个人则提着鱼竿继续忍饥挨饿,一步步艰难地向海边走去,可当他已经看到不远处那片蔚蓝色的海洋时,他浑身的最后一点力气也使完了,他也只能眼巴巴地带着无尽的遗憾撒手人间。

  又有两个饥饿的人,他们同样得到了长者恩赐的一根鱼竿和一篓鱼。只是他们并没有各奔东西,而是商定共同去找寻大海,他俩每次只煮一条鱼,他们经过遥远的跋涉,来到了海边,从此,两人开始了捕鱼为生的日子,几年后,他们盖起了房子,有了各自的家庭、子女,有了自己建造的渔船,过上了幸福安康的生活。


……
 
 
 
博士(转)
[ 2015-10-21 17:26:00 | By: 王秀珍 ]
 
有一个博士分到一家研究所,成为学历最高的一个人。

  有一天他到单位后面的小池塘去钓鱼,正好正副所长在他的一左一右,也在钓鱼。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这两个本科生,有啥好聊的呢?不一会儿,正所长放下钓竿,伸伸懒腰,蹭蹭蹭从水面上如飞地走到对面上厕所。博士眼睛睁得都快掉下来了:水上飘?不会吧?这可是一个池塘啊。正所长上完厕所回来的时候,同样也是蹭蹭蹭地从水上飘回来了。怎么回事?博士生又不好去问,自己是博士生哪!

  过一阵,副所长也站起来,走几步,蹭蹭蹭地飘过水面上厕所。这下子博士更是差点昏倒:不会吧,到了一个江湖高手集中的地方?

  博士生也内急了。这个池塘两边有围墙,要到对面厕所非得绕十分钟的路,而回单位上又太远,怎么办?博士生也不愿意去问两位所长,憋了半天后,也起身往水里跨:我就不信本科生能过的水面,我博士生不能过。只听咚的一声,博士生栽到了水里。

  两位所长将他拉了出来,问他为什么要下水,他问:“为什么你们可以走过去呢?”两所长相视一笑:“这池塘里有两排木桩子,由于这两天下雨涨水正好在水面下。我们都知道这木桩的位置,所以可以踩着桩子过去。你怎么不问一声呢”?


……
 
 
 
李镇西:那些被冷落的“教育常识”才是真教育(转)
[ 2015-10-16 15:23:00 | By: 王秀珍 ]
 

在什么都讲究速成的今天,教育也不例外,各种速成学、成功学充斥着教育领域,从学生家长到老师,乃至教育系统都在追随着“快”,都在试图寻找“捷径”,创造“技巧”。著名语文特级教师李镇西提醒我们,那些被冷落的“教育常识”才是真教育。那么,这些教育常识都是些什么呢? 与小编一同看看李镇西的观点吧!


……
 
 
 
人尘俱老(转)
[ 2015-10-9 17:06:00 | By: 王秀珍 ]
 

人尘俱老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块隐秘的地方,价值连城地捂着,一直捂过好多年。

对于生命来说,能够打败岁月的,恐怕就是这个秘密了。钱和权带不进坟墓,但秘密可以带进坟墓。

一个人的一部心灵史,就是隐藏自我秘密的历史。而打破和撕开它,引发的必然是一场革命。

所谓革命,其实是一次情深意切的投降。把所有的秘密都倾倒给一个人,像扔掉所有的垃圾,亦若奉上全部的珠宝。一个把秘密都拿出来的人,倾尽的,是精神的全部。

在倾听的对象那里,你什么都不需要,只需要对方懂你。这种懂,是陌生的亲切感,是恍若隔世的通畅感,是激荡的痛,又是喷涌的快乐。你一下子空了,也一下子安静了。然后,万籁俱寂,风烟俱静。

不能在合适的时间遇上合适的人,有些秘密就只好一辈子烂在肚子里。对于漫长的人生来说,释放一个秘密,需要一次机缘,而保守一个秘密,则需要一场人尘俱老的修行。


在物质喧嚣的年代,很少有合格的灵魂。

合格灵魂的标准有二:一是崇高,一是丰富。物质,是崇高的敌人;喧嚣,会迷乱了丰富的层次。合格灵魂的底子是干净的,也是清静的。

崇高的内在是良知和正义,丰富的内在是情趣性和层次性。前者以人情来统摄,后者用诗情来引领。


……
 
 
 
人尘俱老(转)
[ 2015-10-9 16:59:00 | By: 王秀珍 ]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块隐秘的地方,价值连城地捂着,一直捂过好多年。

对于生命来说,能够打败岁月的,恐怕就是这个秘密了。钱和权带不进坟墓,但秘密可以带进坟墓。

一个人的一部心灵史,就是隐藏自我秘密的历史。而打破和撕开它,引发的必然是一场革命。

所谓革命,其实是一次情深意切的投降。把所有的秘密都倾倒给一个人,像扔掉所有的垃圾,亦若奉上全部的珠宝。一个把秘密都拿出来的人,倾尽的,是精神的全部。

在倾听的对象那里,你什么都不需要,只需要对方懂你。这种懂,是陌生的亲切感,是恍若隔世的通畅感,是激荡的痛,又是喷涌的快乐。你一下子空了,也一下子安静了。然后,万籁俱寂,风烟俱静。

不能在合适的时间遇上合适的人,有些秘密就只好一辈子烂在肚子里。对于漫长的人生来说,释放一个秘密,需要一次机缘,而保守一个秘密,则需要一场人尘俱老的修行。

在物质喧嚣的年代,很少有合格的灵魂。

合格灵魂的标准有二:一是崇高,一是丰富。物质,是崇高的敌人;喧嚣,会迷乱了丰富的层次。合格灵魂的底子是干净的,也是清静的。

崇高的内在是良知和正义,丰富的内在是情趣性和层次性。前者以人情来统摄,后者用诗情来引领。


……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3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