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载入中...
   
 
 
鬼在儿童咨询中的可能意象
[ 2015-11-11 18:57:00 | By: 薛萍 ]
 
案例雅雅是7岁的女孩,父亲在她6岁半时生病过世,父亲的生病是一个意外,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过世了,雅雅的母亲在丈夫过世后,如常的生活着?─上班、照顾小孩,尽量维持着稳定的生活,母亲自述他尽量不去想父亲离开的事,有一种不堪回首的感觉,从丈夫突然生病到去世的半年,他彷佛走过一趟地狱,不知自己如何熬过来,现在只想封存那地狱的记忆,而可以和孩子们活在人世间,对于丈夫的离开,母亲告诉孩子,爸爸去天上了,会在那里等他们。但母亲发现雅雅越来越黏她,原本可以自己睡的她,要求可以和妈妈及3岁的弟弟一起睡,越来越困难自己一个人在家中的某一个空间中,家中要灯火通明不可以有黑暗的地方,洗澡上厕所都要求不要关门,也不允许母亲关上门,母亲花了很大的力气才知道雅雅怕鬼,而且怕到不准任何人说出这个字。


以下就后容格派典及客体关系之概念解读雅雅怕鬼的含义:


一、儿童以怕鬼的形式内摄母亲无法哀悼父亲的离去

雅雅的母亲在丈夫去世之后,从来不再提起他的哀伤、担忧、恐惧,或愤怒,虽然维持稳定的生活是适应创伤重要的步骤,但母亲这些无法消化的情绪,却以无意识的方式,被雅雅吸纳进入潜意识,再以怕鬼的方式投射出来,成为一个问题,投射作用使雅雅将内在本能刺激视为外在客体,如此将来自内在危险的焦虑置换到外在世界。失去父亲对全家人而言都是生存的危机,但是当母亲隔离了这些内在的焦虑感,儿童因为害怕母亲身体里面和自己身体里面正在进行的摧毁不断被强化,他认为自己没有方法可以控制它们,而真实的外在危险却比较容易被处理,所以,藉由内摄母亲的胃消化情绪及以怕鬼的形式投射出来的互动,雅雅得以驳斥他所害怕的外在世界的鬼,同时藉由内摄一个真实的(好)客体,及母亲的关照、与母亲同睡或母亲带她来看治疗师等行动可以纾缓其焦虑。



二、儿童以怕鬼的形式成为母亲的伴侣

父亲的离开,母亲和雅雅、弟弟都是被父亲抛弃的,雅雅不仅经历失去父亲的无助感,也认同吸纳母亲失去伴侣的孤单及无助,因此雅雅以怕鬼的形式要求与母亲同睡,在无意识中不仅取代父亲陪伴母亲的心理位置,也可以确认在母亲和弟弟的关系中,他不是被排除的那一个。她已经被父亲抛弃,无法再忍受被母亲与弟弟排除在外。也因母亲真实客体的爱与存在,可帮助减弱雅雅对于内摄(潜意识的想吞噬)母亲客体的害怕与罪咎感。


三、以怕鬼的形式保留内在好父亲的客体,而投射出坏父亲的客体

当对于个人内在的「好客体」,或者对于所处世界的信赖感彻底粉碎时,由于个体丧失了对外在世界可预测性,失去对客体(不论是内在客体还是外在客体)保护功能的信心时,将使得个体对于坏客体的力量与残酷的恐惧死灰复燃。因为外在发生的事件不断地证明内心世界的恐惧与幻想,特别是因为好客体(内在与外在)无法提供保护避悲剧发生,因此感受到死亡与个人毁灭的迫近与真实。」所以创伤之所以形成是因为事件所带来的效应不仅击溃了既存的抵抗焦虑的防卫手段,更确认了内心深处的焦虑。以雅雅为例,父亲去世的真实证明了本来就存在人类潜意识的幻想: 雅雅内在坏客体父亲的摧毁力量使她恐惧,那是死亡的力量,当外在的真实客体存在时,雅雅不需害怕自身内在的坏客体,因为真实客体可以证明以雅雅内在坏客体的摧毁力量不足以使真实客体消失,相反的,当死亡以现实的样貌夺走父亲,雅雅就无法承受内在的坏客体,因为坏客体的摧毁力成为真实而令雅雅惊恐,为了保护个体的不会被这种恐惧击垮,雅雅将坏客体投射至鬼的身上,而在心智世界中存留了可以保护他的内在好客体父亲。



四、父亲情结对个案可能的意义

灵魂与鬼魂在本质上是类同的,所迥异者为,灵魂通常与肉体并存,而鬼魂为脱离肉体后的灵魂。这表示从活生生的灵魂转变成为死去的鬼魂后,这股能量「可被视为与心灵分离了的片段活动力,所以这些古老原始的鬼魂是无意识情结的显现」(Jung, 1996, p. 185)。灵魂脱离死者而成为鬼魂,常常会明确地显现出恶的特质。人对于其他的灵魂会有投射,投射出去的就是无意识中的恶的意象,那些古老原始的鬼魂便是无意识情结的显现。对雅雅而言,父亲原型的消极面便以鬼的形式出现。通常「够好」(goodenough)的父母比较能注意、涵容并消化儿童的经验,有助于儿童形成有利的内在情境及心智的成长。那些未被父母接纳的经验可能会走向分裂(split off),有时还会对生活造成冲击。当雅雅的父亲实体消失的震惊无法被母亲帮助而消化时,雅雅也就可能被父亲原型的消极面所控制,而以症状的形式出现。孩子的内在父亲是内摄真实的父亲及原型父亲而来,也形成内在客体关系的一部分基础。内在父亲象征了个人与权威的关系,也关乎执行自己的权威之能力,正向的内在父亲原型和儿童勇气、力量、决定之能力有关,而负向则和僵化的道德标准,极权主义,强迫性的思考与行动有关。雅雅几近强迫性的黏附母亲、在日常生活中对母亲无所不在的控制与要求,都有可以因失去父亲的创伤无法消化,而被父亲消极面所控制,就如母亲所言:「我先生在时都还没有管我这么多」。


而父亲意象来自原型与个人面向的整合,具有外在真实的形体及我们内在的父亲意象。个人对自己父亲的期待,他是强壮或脆弱,是有帮助或没有帮助,来自他是否做了或没有做我们对他所期待的事,所以父亲可以有多少人性化原型意象,影响了孩子可以与之连结的程度。当个体处在缺乏父亲时将觉得混乱、冲突与难过,吊诡的是当我们感到没有父亲而混乱时,他已在被寻回的过程了。而父亲原型所意涵的是他的知识与观点根植于大地,与祖先连结,并且正在开创现在在他手上的文化,所以父亲原型是未来智慧和道德的方向(先知),也是做最后的决定者。

 
 
发表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