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载入中...
时 间 记 忆
载入中...
最 新 评 论
载入中...
专 题 分 类
载入中...
最 新 日 志
载入中...
最 新 留 言
载入中...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载入中...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载入中...


 
 
载入中...
   
 
 
汤姆的眼珠子会掉下来
[ 2015-11-16 15:23:00 | By: 徐进 ]
 

汤姆的眼珠子会掉下来


香港的国际学校不会特别开一个课程教导学生社交礼仪,全凭通过日常校园生活、校长老师以身作则,教会他们一些社交潜规则。学校也没有开一个勿歧视身体残障及低智商人士的课程,因为不需要,同学们根本没这个观念。

儿子念小学二年级时,一日放学回家吃点心,我跟他闲聊,问他学校当天有没有特别事情发生,他闲闲地说:没什么,只是汤姆的眼珠子掉了出来,我们替他拾回,他在饮水机洗了洗,放回去了,但没消毒,我担心会有细菌。

我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又不想显得大惊小怪,问:是不是妈妈听错了?你是说汤姆的眼球吗?

是,他的眼球不知为什么老是掉下来,可能要换一颗大一点的。儿子就像在说汤姆的校服衬衣需要换大一点般轻松平常。

我细问汤姆的眼球掉下来的原因,儿子理所当然地说:他的左眼失去了眼球,医生替他放一个假的上去,很真的,看起来跟我们没分别。但没实际用途,他的左眼仍是看不到东西。

同学们对于汤姆瞎了一只眼睛的事实很接受,不会歧视或取笑他,跟他相处与其他同学无异。他的眼球随时会掉下来,也不会把他看成怪物,大家就只管替他拾回眼球,像拾回一个乒乓球,没有惊恐尖叫,不当作一回事。

另一小学同学若翰生日,在他家大厦的花园开生日派对,我陪儿子前往。一班同学都到了,唯独不见若翰,我又藉此机会教导儿子准时的重要性,作为主人家也迟到,太不礼貌,令客人感觉不被尊重。儿子代为解释:若翰向来比较慢,我们一班同学都理解,所以不会介意。

看到若翰拖着妈妈的手,一脸真稚笑容迎面走过来,我感到十分惭愧,想马上收回刚才的评语,原来若翰是唐氏综合症患者。同学们并没有认为他迟钝、智商低,而是完全接受他比较慢,不觉得他异于常人。若翰跟同学们相处融洽,大家没有特别迁就他、呵护他,他玩游戏输了同样要受罚。

我在旁看着,很赞赏学校实行人性化的融合教育,在每班录取两三位智商有问题或身体残障的同学,贯彻一视同仁、伤健一家的精神,小朋友自幼从现实生活中学懂普世价值:人人平等,学校和家长无需特别严训孩子不要歧视残障人士。有时在街上会听到大人阻止子女用好奇眼光看瞎了眼、四肢不全、兔唇、唐氏综合症人士,又或当众跟子女说:你不应这样盯着人家,他会很尴尬。他已经很不幸,我们应同情他们,帮助他们。以为这叫家教,其实是好心做坏事,在伤口撒盐,要教就应早在家里教了。

春风化雨,国际学校不单教学问,也教普世价值、正确观念,用的不是书本和考试,是在日常生活中潜移默化,把这些概念输入孩子血液中。

我曾就此题目,在香港报章专栏狠批本地学校拒收残障及低智商学童的残酷现象,认为教育局有责任推动。文章见报后,当时的教育局副局长特地约我茶聚,解释原来教育局一直鼓励敦促本地学校收取少数残障及低智商学童,校方坚拒,理直气壮:这样会导致学校被标签为特殊学校,连累其他正常学生被视作特殊,引来家长群起投诉,损害学校声誉,影响收生率。

有些学校则以老师人手紧绌、校务繁重、腾不出人手为由,拒收身体或智商有问题的学童,或者辩称资源短缺、设施不足。教育局提出愿意增加拨款,资助学校为这批学童增聘人手及设施,学校迫不得已答允,附带条件是只收哑童入读,因为他们不会制造噪音滋扰其他人,且容易看管。

太讽刺了,完全违背教育精神,听得人无名火起。香港鼓励融合教育,将残障儿童安排入读普通学校,但完全基于信任机制,法律无明文规定学校有义务和责任取录残障儿童。在法治社会,教育局变成无牙老虎,有心无力,一切要倚赖学校的社会良心和责任感。

香港成立的平等机会委员会设有残疾歧视条例,对学校方面形同虚设,是哪方面失职?

我没做过详细调查,不知道除了儿子念的国际学校系统当中的廿多间学校外,其他国际学校是否同样实施融合教育的德政。

 

 
 
发表评论:
载入中...